热心网友龚xx

这个人很懒,什么都不想写。

碎碎念

很抱歉这么久都没把下篇给写了。
最近几天要段考,可能还会再晚几天发。
发条动态先表示我还在……没弃坑恩。
然后谢谢你们一直的等待与陪伴。
谢谢٩(๑´3`๑)۶

旭润 《不相离》(中)

#点我头像看性感乌鸦在线追妻

  “润玉,你可终于醒了。”月下仙人满脸喜色,天帝苏醒的消息刚传入耳中,他便搁下手头的事立刻赶往璇玑宫。

  可好像,还是慢人一步。

  月下仙人刚拉开房门,右脚只踏入半步,连屋内景致还未瞧个一二,便止步于门前。

  屋内尴尬且冰冷的气息简直是一股脑的往门外冲,顺势扑了他一脸。

  正疑惑着是怎么回事,抬头看清此刻杵在润玉床前的来客心下瞬间了然。

  得,小两口又闹矛盾了。

  那我这左脚还迈不迈?

  本着原则,天帝的终身大事他不便参与,可任由两人顺其自然发展。不过今天这情况可不一般,怕不是此刻就是第二次天魔大战爆发的导火线?!

  想起那年伤亡人数,和家中被拿走用作填补费用的宝物。他一把老骨头属实是吃不消啊。

  左脚总归还是迈进去了,好在两人还算懂得分寸,知道来人了便收敛了些各自乱七八糟的脾气。

  “咳……凤娃啊,你要不先出去吧,天帝刚醒,需静养,此处有我照料便可。” 月下仙人利落的挽起宽袖,一边说着,一边把旭凤推至门外,手一拉便把门给带上了,把旭凤和他未说完的话一同堵在了门外。

  “叔父,我……”旭凤一串话还堵在口中未说出,忽而觉着一阵冷风贴着脸刮过,再回神时门已经合的严严实实。

旭凤自是知道叔父心向他,定会为他说好话。只怕这次润玉下决心划清界限,魔界与仙界再不往来。

“我这次,不想再与你分离了。”旭凤看了一眼紧闭的门,挥手解开四周结界后,大步向外走去。

  屋内的情况实在谈不上乐观。

  月下仙人才刚将门合上,润玉口中便溢出点点猩红,洁白的里衣也沾染了些许,面色越发惨白,润玉虚弱的撑起身子试图用灵力缓解,鲜血却依旧不断从口中涌出,丝毫没有缓解。

  润玉眼前一黑,体力算是全部耗尽,身子稍一晃便直直向下倒去

  来不及多想,月下仙人压下心中疑惑。赶忙扶住润玉,而后再三确认只是将余毒吐出并无大碍后才算是放下了一颗心。

  “润玉,你这又是何苦啊!”月下仙人舒了气,抬手用宽袖抹去额上汗水。

  这两孩子他从小看着长大,原以为多年情愫终能修成正果,结果又整出那么一处戏,果真是事事难料啊。

  “润玉啊,你听叔父说几句,你昏迷的这百年,凤娃无时无刻不陪在你身边,盼着你醒来,只为……”

  “够了,叔父,别说了。”润玉转过头,视线落在了案上那碗还在冒着丝丝热气的汤药上。

  百年?百年能算什么。旭凤在他心头添的伤痕岂是区区百年可以抹平的。当初是他在自己面前亲手销毁那枚龙鳞,也是他亲口对自己说再不相见。我又何苦再给自己平添一份痛苦自取其辱呢?

  月下仙人张了张唇,似有些话想脱口而出,最终却还是塞在了嗓子眼里吞了下去。

  “打开看看吧?”过了好一会,月下仙人表情有些挣扎,声音几乎是从唇齿之间挤出来的。

  金黄色的微光在月下仙人手中显现,手中逐渐幻化出了一个精致而小巧的檀木盒。他将木盒轻放在润玉身旁,深深的看了他一眼,叹了口气便转身离开了。自此未在多言一语。

这里面装的是什么?

润玉将盒子拿起,盒子上雕着栩栩如生的龙和凤,十分眼熟。

  木盒在指尖把玩似在斟酌什么,良久,润玉才将盒子慢慢打开。

  一刹那,点点星光从盒子中散开,用它们微亮的身躯照亮了被黑暗笼罩的璇玑宫。而藏在这光芒下的,是一片散发着幽蓝暗光的龙鳞。

#对不起我来晚了(;≥皿≤)

旭润 《不相离》 (上)

  #性感乌鸦在线追妻
#交党费

  如若那层纸未被点破,我们是否还会以兄弟相称?如若那天我未被削去天籍,我们现在将会如何?

  你曾说,无妨爱你淡薄,只求爱你长久,日日复月月,月月复年年,年年复此生。

  而如今凤凰涅槃重生,深海青龙却灵力枯竭,陷入昏睡,不知何时才能醒来。

  是夜,旭凤呈着煎好的汤药前去璇玑宫中,径直走进宫门,冰冷的月光如水般倾泻在璇玑宫长廊上。

  眼前景致万年未变,在月光与水纹的称托下,透出了孤寂之感,如同这里的主人一样,一人孤身只影,曾承受万年孤寂。

  旭凤闭上眼,缓缓的叹了口气。

  自神魔大战后已过二百余年,当初原是他想报那弑父之仇。岂不料,在激战之时,魔界凶兽穷奇再次发生暴动,凶猛异常。

 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他只得与润玉联手镇压。可世事无常,穷奇在最后一击中爆发出惊人力量,润玉他为保全众人竟是用全部灵力挡住了这致命一击。

  穷奇最后虽被制服,但润玉却因为灵力散尽而陷入长眠。

  想到这,旭凤又一次陷入懊悔,他有无数次希望倒下的是自己。

  不过好在现如今六界安稳,上届天帝尚留有一魂一魄,而母妃最终也承认了自己所有罪行,被放出天牢。而经过百年等待后,旭凤也终是明了了自己的心意,真真切切放下了心中执念。

  回忆过罢,已是离润玉房门不远。可在隐约当中,旭凤看见原要紧闭的房门不知被何人打开,半掩着。

  旭凤心中一惊,璇玑宫已不允许闲散人等轻易出入,四处早已布下结界,莫不是有心怀歹意之人想要加害润玉?

  于是旭凤一只手捏紧了呈着汤药的琉璃碗,另一只手则抚上了腰间佩剑,加快步伐向主屋走去。
  屋中那人起身,见剑身出鞘,丝毫未露出紧张神色,从榻上坐起。

  月光凝聚,打落在那人脸上,当旭凤定睛看清榻上那人时,愣了一瞬,仅在这一瞬过后,从内心深处的欢喜心绪逐渐蔓延了开来。

  “你醒了。”旭凤故作镇定,从口中漫不经心似的说出这句话。

  不过表情能用来欺骗,但心却不行。心心念念的人如今就在眼前,怎能轻易抑制住情绪。

  旭凤放下琉璃碗,向润玉走去。他想触碰他深爱着的人,哪怕是以兄弟的名义去换取一个拥抱,也足矣。
  可在快要碰到的那一刻,旭凤看见了润玉眼中的疏远与陌生。

  “堂堂魔尊屈尊大驾亲临我天界,真是难得啊。”润玉拂袖起身,面向站在身前的旭凤。

  “润玉,我……”旭凤万般尴尬的把顿在空中的手收回。旭凤想解释,但话却卡在了嘴边,迟迟说不出。

  好一个魔尊亲临难得,真是字字锥心,每一针都无情的刺在了旭凤心上,又狠又准。

  旭凤想开口问,问那枚龙鳞,问润玉的心意,问那句,我亦喜欢你,到底是真是假。

  微风轻起,吹乱台上的生宣的同时,也吹乱了润玉的心。宣纸一片一片的散落在地上,就像他们昔日回忆。

  往日过往已化作云烟消散,可如今,一步错,步步错,在千年前旭凤向润玉表白心迹时,缠绕着他们身上的红线已理不清,剪不断了。

  那年需追忆至旭凤的成年大典。

  九霄云殿在旭凤成年大典当天,出现百鸟朝凤之祥瑞,众仙齐聚,品酒赏舞,好不逍遥快活。

  几番进礼呈言后,歌舞酒会也将入尾声,离去之时,旭凤趁着天色未晚,私心相约润玉一同去花池下棋赏月,小酌一杯。

  所谓酒后壮胆,吐真言。方才在九霄云殿上,天帝天后赐酒,旭凤已有丝丝醉意,如今几杯清酒又是点滴不漏的落入腹中,醉意更浓,竟把多年而来对润玉的爱慕之情吐露了个干净。

  兴许是被醉意冲昏了头脑,晕晕沉沉的也没想过如何料理后事,随着本能便做了心头想了许久的事,他俯下身子没有片刻迟疑的附上有些微凉的薄唇,仅蜻蜓点水般的一下,离开之时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 可偏偏这时润玉却毫无反应,半撑着头,笑盈盈的看着旭凤,硬是看到对面那人脸红到耳根,才笑出声来。

  旭凤有些着急,拍案站起,从怀中取出一物递给了润玉,正色道:“我可没开玩笑,我的寰谛凤翎只此一只,将它留给你,兄长你还不能明了我的心意吗?”

  润玉自是明了,原是想等到时机成熟再表露本心,可没想到旭凤却这时主动提出。

  润玉收下后,将自己的一片龙鳞交到了旭凤手中。

   此时龙鳞在旭凤手中发出了深蓝色的幽光,凤凰花再度开放,四周萤虫飞舞,缠绕在两人手上的红线显现而出。

  “我亦喜欢你。”润玉看着旭凤的双眼,笑道。

#感谢评论(如果有评论的话)(★・'ε゚)ノ
#第一次写,如有错误请指出